2016-12-09

成德器

是一酒瓮怪,很能喝酒,水木茂《中国妖怪事典》记为酒瓮。

姜修是并州的酒家,嗜酒,醒酒时少,喜欢和人一起喝,并州人怕和他一起饮酒过多,多避开,所以姜修很少有朋友。有一客人,黑衣黑帽,身高三尺,腰宽数围,造访修买酒,修很高兴,就和他一起喝,客笑着说:“我平生喜欢酒,恨肚子里酒装不满,如果满了,就很安乐,如果不满,我就很不顺了,先生能让我待在这吗,我仰慕你的高义,”修说:“先生与我一样的爱好,实在是得我真传,我们肯定亲密无间。”就一起席地饮酒,客人喝了三石还不醉,修很惊讶,觉得他是异人就起身拜谒。问其名字,客说:“我叫成德器,之前多在野外,偶然碰到造化垂帘,让我有所用处,我现在老了,又自己得了道,可以饮酒,能装五石。”修听后,给他喝了五石,客才醉了,狂歌狂舞,自己赞叹:“乐哉,乐哉。”倒在地上。修觉得他太醉了,让仆人扶到室内,到室内客突然跃起,向外逃出,家人追,看他绊倒了,听到破裂声,到天亮看是一多年的酒瓮。已经破了。


《中国妖怪事典》

京修经营一家酒馆。身为老板的他,本身非常喜欢喝酒,一旦开始喝酒便把生意抛在脑后,一早就喝得酩酊大醉。

某天,一位陌生的客人走进店里,这个人身穿黑色丝绸的衣服,头戴黑帽,身长约三尺多,有些奇怪。这位客人站在京修面前,要了酒后,便对他说道:“我天生爱喝酒,但至今还没喝饱过,如果能尽情畅饮,不知有多爽快啊!我听说你的故事以后,不远千里来到这里。怎么样,我们来喝一杯吧?”

京修闻言高兴不已,立刻招呼客人里面坐,二人就开始喝酒。这个客人一下子就喝了将近三斗的酒,可还一点也没醉的样子。京修心想此人并非泛泛之辈,想必他大概就是传说中的“酒仙”吧。接着,京修放下酒杯,恭恭敬敬地行礼请教客人贵姓。客人笑着回答道:“敝姓成,名德器。唉呀,年纪越大酒量越好,五斗酒应该不成问题吧!”

京修听后益发心喜,吩咐小二搬来酒。就这样,二人喝了八斗酒之后,就连酒量奇佳的德器也微露醉意。

“啊!痛快,真痛快!”

德器一边说着,一边踉跄地站起来,踢开大门走了出去。突然,“喀啦”一声,传来东西破碎的声响。京修也摇摇晃晃地走出屋外,但是已不见客人的踪影。天亮后,京修仔细一看,才发现门口的大石旁有一个旧酒瓮碎落一地。

京修明白了,原来那个客人既不是酒仙也不是人,而是一个化身旧酒瓮的怪物。于是,京修又开始喝起酒来了。

《潇湘录》

姜修者,并州酒家也,性不拘检,嗜酒,少有醒时,常喜与人对饮。并州人皆惧其淫于酒,或揖命,多避之,故修罕有交友。忽有一客,皂衣乌帽,身才三尺,腰阔数围,造修求酒,修饮之甚喜,乃与促席酌,客笑而言曰:“我平生好酒,然每恨腹内酒不常满。若腹满,则既安且乐,若其不满,我则甚无谓矣。君能容我久托迹乎?我尝慕君高义,幸吾人有以待之。”修曰:“子能与我同好,真吾徒也,当无间耳。”遂相与席地饮酒,客饮近三石,不醉,修甚讶之,又且意其异人,起拜之,以问其乡闾姓氏焉,复问何道能多饮邪,客曰:“吾姓成,名德器,其先多止郊野,偶造化之垂恩,使我效用于时耳。我今既老,复自得道,能饮酒,若满腹,可五石也,满则稍安。”修闻此语,复命酒饮之,俄至五石,客方酣醉,狂歌狂舞,自叹曰:“乐哉乐哉!”遂仆于地。修认极醉,令家僮扶于室内,至室客忽跃起,惊走而出,家人遂因逐之,见客误抵一石,割然有声,寻不见,至晓睹之,乃一多年酒瓮,已破矣。(《太平广记》卷三七○)

你可能还喜欢 ···

1 个回复

  1. 勺黑说道:

    在我想来,京修估计是被吓呆了。
    由于京修这人爱喝酒,所以在发现客人是个酒瓮后,就想借酒压压惊。
    看来他是成功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