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01

《贪玩的小耳神》

「嘘,小点声,别把君上大人吵醒了。」

毛绒绒的长耳朵在青玉床榻下的一旁,一动一动的,咕噜咕噜的好像在吵闹着什么。

在床榻旁,几个小女孩在低声私语,她们身上都披着一件大大的绯红衣袍,暗红的衣袖下露出白色手衬的一双小手,小脑袋上长着一对细长的兔耳朵,可爱极了!

前额松软的短发遮住了眉毛,松松挽就的银灰色长发像锦缎般柔顺光滑,自然的垂落到衣角。雪白的脸颊上,双眸泛着日落时红彤彤的天空泛着微橙的霞光,灵动灵动的。

小耳神冰冰示意小伙伴们安静下来,在点头互相确认后,她们趴在地下,纤细雪白的小手儿躲在宽大的红色衣袖里支撑着小小的身子匍匐前行,一步又一步,小心翼翼的。

没错,她们要偷偷溜出去人间玩耍!

小耳神们乃耳兔族的后代,因年幼贪吃把仙桃偷走了,于是长娥大人惩罚她们跟随君上历练,每天都是枯燥乏味的修行。

冰冰是唯一修炼了百年以上的小耳神,她刚刚学会说话,按灵慧,相当于人类十岁的小孩,那时,银灰色的长发与耳朵就会慢慢变成亚麻色,像冰冰一样。

床榻上,一拢红衣、绯红云袖的公子侧躺在玉枕上,胸口随均匀的呼吸轻缓的起伏着,神态悠然,宛如君王。额头轻柔的依在右手腕上,那左手松松握着一柄的寒木折扇,大概那空气里弥漫的沁人芳香就是从此物散发而出,经久不散。

(哼哼呼,我可是在君上大人的茶里加了很多很多的安神香料,这会能在人间玩个开心了!)

小耳神冰冰带着几分得意的动了动鼻尖,那水灵灵闪动的眼睛一看平时就没少干这种事。

快要离开大殿时,冰冰欢悦的连滚带爬,然后掂着脚尖儿轻踏地小跑出来, 其他小耳神们也笨拙的、认真的跟在身后。

莲花羹,莲池桥廊;桂花糕,桂花林苑;青茶饼,柳竹云间.........

一路闻着各种香味,在她的带领下,小耳神们很快来到了云雾缭绕,仙气飘飘的神殿宫门。

门口有两尊用红妖石雕刻的赤炎石兽, 庄严雄伟、气势磅礴,乃是君上当年,以一己之力击败北地妖魔入侵,守住天河三郡的功绩。

在神殿宫门前的白玉台阶上,悬空浮着一扇如蓝色海洋般深邃的奇幻的通道。

越过此处,就能偷偷来到人间,随着最后一个小耳神冰冰穿过漩涡,闪电鸣动、蓝紫交织的大门又恢复了平静。

云朵里传来“噗噗”的沉闷声响,一只只小耳神从厚重的云层里打了个圈飞出来,在她们的右耳朵上,倏的飘忽起像天使似的光环,金黄黄的光辉里还有些微弱的白光,那是小耳神下凡的神凭,在来到人间时就会出现。

为了避免被天神或者人类发现,小耳神们戴起了红色的大绒帽子遮住了兔耳朵,施施然的在空中随风飘动。

正值傍晚时分,落日渐渐西沉,在群山后面,火红的余霞如无烟的野火将天空染得绯红,云朵也被沾上些许橘色光芒。

小耳神们在云上玩耍,追逐打闹,揉捻出一小团的云朵还能打雪仗,吃下去会从耳朵里扑通的冒出来白气,好不惬意。

人间实在是太美好了!

风儿暖暖的掠过万里无垠的大地,树叶摇曳着身姿拼命去吸取这最后一丝余霞的温度,玩累了的小耳神们躲在云里悄悄看着人间的纷纷扰扰,勤恳淳朴的百姓们经过一天的辛勤劳作,终于在日落归家。

千家百户的青石烟囱里冒出缕缕青烟,像流水似的飘向天空,真有意思。

天空渐暗,浓云密布,已经能让人觉着一丝凉意了,带来的糕点都吃完了,肚子咕噜咕噜的不安起来。

小耳神们垂头丧气的,安静了起来,她们飘在云里好像很久了,四周突然就黑茫茫的,什么也看不见了!

不久,小耳神们来到一处群山,此处仙气缭绕,香味袭人,长着许多仙花仙草,正觉肚子一阵饿乎,贪吃的小耳神们顿时食指大动。

群山绵连的林间水雾腾腾,昆虫的音乐盛会开始了,银白的挂月洒落着光辉,在水气里折射出星星点点般梦幻的色彩。

夜里的山风是如此的强劲,小耳神的帽子都快要跑丢了,不过也顾不了这些了,她们好似又恢复了活力与朝气,在草地上奔走起来。

(没想到,在人间还能有这种好地方!)

冰冰吞下一颗溢出紫气的苏涂草,这美妙的口感与香味真令人回味无穷!

「大胆! 哪里来的妖怪!」

稚嫩的声音清晰的响起,冰冰警觉的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小耳朵动了动却是没看到任何人影。

「我乃小耳神冰冰大仙是也,你是什么东西!」

小耳神冰冰左右顾盼,目视着眼前这个带着浓浓敌意比她还要小个的妖精。

「没听过,我可是天君坐下的药童,这里都是我看管的地方。」

「嗯?! 连我的名号都不知道?!......想必你常年留守在此,已不知,我冰冰大仙如今可是响彻九霄、响当当的人物!」

其他小耳神们躲在冰冰的身后,咕噜咕噜的抬着小手,热切的舞动着,给冰冰耀武扬威。

「呜哈哈!从现在开始,这里就是我冰冰大仙的地盘了!!」

冰冰使出浑身解数,变成一个巨大的兔头怪,那庞大的身躯没入阴影中,一双鲜红的眼睛像渗着血光,

凶狠的手掌轻轻一抬,小草就像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低着头,小药童哭着脸就被吓跑了。

冰冰还没顾上得意大笑,就有层沉重的压迫从四面袭来,一股看不见的波浪哗啦一下打在她身上,打得她变回原型,还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

「谁!谁....偷袭本....仙!」

突然,从土地里冒出一缕青烟,原来是掌管此地的土地爷爷,小药童就躲在他身后呢。

土地爷爷说这些都是给天君种的的仙草,要做灵丹妙药的,可不能吃呀!

小耳神冰冰晃了晃脑袋茫然的坐在地上,用小手擦掉脸上沾的几根青草。 小眼睛泪汪汪的,突然大哭了起来。

「你、你欺负我!!...........!呜呜~」

冰冰的小鼻子吧嗒吧嗒的抽泣个不停,红红的眼睛都快要哭肿了。

「冰冰只是肚子很饿嘛! 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咕噜噜咕噜......」

那般楚楚可怜的模样连月亮都不忍心看下去了,暗暗的掩在云朵后面。

土地爷爷那里见过这番场面,怎么哄都哄不好,给她吃了一颗小仙丹才止住了眼泪。

“好好好,都是爷爷的错,是爷爷太凶了。”
土地爷爷心慌忙慌忙的。

(好甜啊啊啊啊!!)
像糖果一样柔软的触感,黏黏的,又松松的,甜到小心窝里去了,比君上的怀里还要香甜。冰冰甜甜的笑着,开心极了,耳朵又愉快的抖动起来。

那小眼睛眨巴眨巴的,小巧的望着土地爷爷,实在是太好吃了,好想再来一颗的眼神明亮亮的,显而易见。

「这、这可是仙丹,不能吃太多的。」

(还有我不能吃的东西?!!)
小耳神冰冰听此言抬起头,目光忽然认真、严肃,将红红的披风一挥,高傲的说,你可知我家君上是何等神仙!.......

(.......)

土地爷爷躺在摇椅上,小耳神们机灵的给爷爷捏着肩膀,轻轻锤着小腿,好不舒服!

“我家君上乃天上地下,飘游云霄,降妖除魔,无所不能的绯衣上神是也!”冰冰眼里神气十足,炯炯有神。

而我,乃天上地下,飘游云霄,降妖除魔,无所不能的绯衣上神大徒弟 —— 小耳神冰冰大仙是也!区区小花小草还能赖你账不成!

十三位上仙之一的绯衣上神!土地爷爷捋着长长的白须,那位殿下可是了不得的人物呀。

哈啾!!

绯衣上神站在白龙上,打了个哈欠,人间和天上相比果然还是冷了许多,所以他不喜人间,尤其还是冷森森的晚上。

天空电闪雷鸣,黑云翻腾,千年白龙那庞大的身躯从云雾中若隐若现,散发着金黄光芒的双眸穿过层层的云雾,从九霄一跃而下。「这群小兔崽子!看我这次不把你们屁股打开花!!」

.......

「小老头,你放心,我们可是君上大人的心头宝贝呢,就算是仙丹妙药我家君上大人也买的起呢。」

冰冰大仙乖巧的用双手捧着小脸蛋,小嘴吧嗒吧嗒的咀嚼着嘴里的“糖果 ” 心里甜滋滋的。

「哦....你家君上很有钱?」

「那当然!!君上大人在我还没出生的时候就是响当当的人物呐!什么宝贝没见过,我们家门口还有两尊用红妖石做的赤炎石兽呢。」

「那可是了不得的东西!!」土地爷爷感叹道。

#——————
在太仓、嘉定、宝山附近,小耳神们在冰冰大仙的指挥下,不留余力的扫荡着这片群山,将采摘的仙花仙草放好分类,堆积在土地爷爷的园子里,像是要准备一场盛大的宴会。

土地爷爷右手轻轻一挥,园子里的青灵藤迅速的生长起来,化作一张张青藤宴台,昆虫们拉起优美的乐谱,缠绕着竹篱生长的千紫花像是感受到这股躁动吐出花儿,散发着空幻的光芒,给暗哑的暮色添了一份明亮。

“好久没这么热闹了!”

土地爷爷欣慰的点头捋须,再一挥手,那仙花仙草变成色彩斑斓的星光,如星河流动般在空中翩翩起舞,落入每位小耳神的宴台,不可思议的变成了美食佳肴。

眼前的一幕仿佛置身于梦的国乡。

小耳神们馋得直流口水,夹起绿葱葱的苏涂菜饼送进嘴里,酥脆细腻的口感立刻涌进心里,真令人叹之绝伦。

#——————

这么晚了,不会在人间迷路了吧, 绯衣神有些担忧,最近妖魔复苏,人间可不似以往平静,冰冰要是遇上了可怎么办,她们长得这么可爱,傻乎乎被人一块糖果就拐走该怎么办呀。

偷跑出来也不带点吃的,这么冷的天,一定饿得晕乎乎了吧! 他有点心忙意乱,越想越挂念,怪自己平时太严厉了,孩子们还小呐,哪能受得了这般枯燥乏味的修行呢!

这次回去以后还是多带她们去游山玩水,长长见识吧。绯衣神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

花园宴会里,小耳神们神采奕奕,大吃大喝着。(......吃得很香呢!......一点都不着急!!)看着眼前的一幕,绯衣神石化在原地,张嘴却欲言又止,手放在胸口还能听见心碎的声音,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如鲠在喉。

像兔宝宝打开门看见伪装成妈妈的灰狼那般茫然惊诧、又像是被狐狸花言巧语骗走肉的乌鸦那般羞愧恼怒,积攒的各种情绪揉杂在一起,从心里排山倒海似的涌泄出来。

冰冰神情专注,小手握着大汤勺,把色泽浓厚的汤汁送进小嘴,入口甘甜润滑,不可言状的触感,像一股暖意直入肺腑,全身酥麻。

正当美滋滋的回味之时,一股渗人的冷气从后背袭来,由千紫花的光泽折射的高大阴影慢慢靠近,冰冰冷汗直流,察觉到一丝的不安。

完了、 完了!

这股气势,这股威压,这道熟悉而又恐怖的身影,一定是君上大人!.....要是被发现自己偷溜出来玩耍,一定会被毒打一顿的!

冰冰缓慢低着头,眼里马上泪珠翻滚,细长的耳朵低沉下来,小小的身影显得又孤独又落寞。

「哎,君上大人这几天闷闷不乐,如果能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一定会很开心吧。」

「天这么黑,什么也看不见......好想念君上大人啊,君上大人怎么还不来找冰冰.....是、是不是不要冰冰了。」

绯衣神的心突然好似被紧紧揪了一下。

是我错怪了吗,天这么黑,孩子们找不到回家的路,孤苦伶仃、无依无靠,还好遇到老爷爷好心收留,还做了一桌这么丰盛的佳肴给它们吃,一定是饿极了才会吃得如此狼吞虎咽。

风儿冷冷的刮动着远方的山林,山下寂静如荒原,月色在云层里朦胧欲现。绯衣神看着躲在宴台下畏畏缩缩还顾着吃的小耳神们、老爷爷慈善的目光,心想—— 一定是我错怪了!

君上大人!!

冰冰像是不经意的侧头,目光所及的视野刚好碰上绯衣神,四目相对,冰冰再也忍不住了,小眼泪哗的往下流,然后委屈巴巴的跑到他怀里。

「脸怎么这么冷,一定是冻着了吧。」

摸着冰冰的小脸蛋,揽入怀里,绯衣神的情绪如春天的冰雪一下子就瓦解了,眼里满是溺爱。

咳咳!

「殿下衣着绯红,气质非凡,一定是那位闻名遐迩的绯衣上神吧。」

绯衣神微微点头,感谢老爷爷对小耳神们的悉心照护,只见老爷爷从怀里递出一纸散着神光的银卷说道。

「小耳神们来园里做客,真是令愚陋室蓬荜生辉啊,为此盛宴相款,以尽微薄之心,此神卷乃殿下爱徒冰冰大仙所亲手画押,承诺包下太仓、嘉定、宝山附近所有药山群峰,还请过目。」

绯衣神殿下矜持客气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了,伸出几乎颤抖的右手轻轻一挥,受到感应的银卷悬在空中,摇晃几下后,嗖的打开了滚在地上,如摇曳的银河从园子里一泻千里,最后在遥远的黑暗里只剩模糊的白点。他左手轻易的揪住了想要偷偷跑掉的冰冰大仙,提起她的背领,任她在空中无力的挣扎。

「所以、所以说天太黑找不到路是假的、收留是假的、想念君上也是假的、贪玩跑出来才是真的!还把别人的整座药山吃空了!」

「迷、迷路是真的....」

被君上冷冷的目光一扫,冰冰自知萌混过关的计划被识破了、哈哈的尬笑了一下。

「小茶?」

忽的从衣角下闪过的身影,绯衣神疑惑的看绕着园子跑了好几圈的小耳神茶茶,她很努力的在追赶着什么东西,奋力的扑上去,扑空了又继续追......好像是个拇指大的小孩。

「哦,那是本园的镇园之宝万年妖参,每五千年化一次形。」

「.......很贵吗。」「.....好吃吗。」绯衣神和冰冰异口同声问道。

「就知道吃!」

啪的一下,绯衣神给冰冰头上来了一记爆栗,疼得她委屈巴巴的双手捂着脑袋。

「天地仅此一颗!」

「......」

「放下!.....小茶你给我放下!!」宛如即刻奔赴战场的行动力,绯衣神再没顾及形象了,把冰冰一丢,一瞬间出现在小茶身边。

绯衣神仿佛世界末日般失去了理智。两只手紧紧的拽住一半妖参。此时小茶呆呆的坐在地上,眼睛眨着眨着,无辜的看着君上,双手捂着吞下一半妖参的嘴巴紧紧不放。

「别吃!!......小茶乖哈!....快、快给我松嘴啊啊!啊啊啊啊!!」

「——嗖!」
小耳神茶茶吞咽了下去,绯衣神看着手里仅剩的一根参须疑顿了半响,膝盖好似松软无力,身子有些站不稳了。

「这、这可是天地仅此一颗的万年妖参!我把神殿卖了都买不起啊,你快给我吐出来呀。」绯衣神举着茶茶上下摇来摇去,却怎么倒也倒不出来。

一道晶莹剔透的金光闪过,电闪雷鸣,天地变色,无数微粒汇聚成七彩锦丝涌进小耳神茶茶的身体里,银白的发丝随风起伏,忽的染成亚麻色。散发着耀眼光泽的银卷灵敏一动,上面又添了一笔万年妖参的名字。

「——冰冰茶茶.....瞧你们干的好事!」 绯衣神指着她两大声怒斥,气汹汹的。

「是冰冰不乖! 君上大人不要冰冰了吗!」
「你居然凶我!君上大人以前都不凶茶茶的!」
「呜呜呜X﹏X」

(我......)
绯衣神看着小耳神茶茶泪汪汪的、小耳神冰冰戚戚然的,哭得撕心裂肺,天地动容。

一个打不得,一个骂不得,绯衣神眼神空洞,无力的倒在地上,思索着自己哪里做错了,心如死灰的。

「是....是本君错了,我不该这么大声?我不该这么粗鲁?」

「.......」

绯衣神从腰间扯下一块令牌,丢给了土地爷爷。「除了那柄寒木折扇,.......府上有什么东西你要什么就拿吧!!」

他好像病了,病得很严重,视线有些昏昏沉沉,世界好像突然暗了下来,就这样,什么也看不见了。

#——————————

这时从黑夜的星空闪过一道强光,很快又暗淡下来了,这时一个长衣徐徐、威风凛凛的男子突然出现在园门一端。

玄衣上神,二十六位神仙之一,乃与绯衣神自幼相识,从小便针锋相对,天天打架,成神后依旧水火不容。

「玄衣上神光临鄙园未能远迎,还望恕罪。」

「无妨!只是....」玄衣神话锋冷厉,目光锐利。

「只是小耳神私自来到人间,不仅扰乱人间秩序,还偷吃天君的药山!罪不可赦!此刻便由我押入天牢!」

「你说什么?黑炭!」

「你!!你叫我什么?」

「黑炭神啊,你小时候难道不是长得跟黑炭一样。」

「......你!!,哼!、我不和你做口舌之争!赶紧把你的宝贝徒弟给我交出来!」

「——死黑炭......你敢动我的徒弟!」

绯衣神目光一寒,变得极其认真,那样子就像在战场上厮杀的魔神,毛骨悚然!! 由内而外散发着一股强大的压迫,气势汹汹,令人心恐!

冷冰冰的声音如刀芒霎时划过玄衣君的脖颈,那股直击灵魂的恐惧让他不由的后退一步,他紧咬牙关,试图驱散这恐怖的威压。

「难道你还想违抗天令?」

「锵叽!」

剑鸣声响、快如疾风,绯衣神二话不说瞬间拔出腰间所挂神剑与玄衣神对峙在一起,剑光火石,剑锋相抗,在空中激荡出强烈的火花。

玄衣神未曾想他居然出手袭击,只能勉强招架,两三回合内就被踢落空中,狠狠的砸在地上,激起一阵尘土。

绯衣神阴冷的看着惨不忍睹的他,毫不在意的说:「本君在追杀一只危害人间的妖魔,玄衣上神这是要阻止我吗?!!」

「你、你说什么!」

「前几日,本君夜观天象,发现此地有妖魔作祟,故派弟子冰冰率领小耳神们来此巡视,未曾想竟与妖魔相遇,大战三天两夜,怎料此妖魔法力高深,不仅逃跑了,还把药山弄得如此凄凉,本君正要追赶,你却欲行阻拦之事!」

「此方圆几里之凄凉,虽是大战妖魔所造成,但本君弟子也有些罪责,吾宽容大度,愿赔偿天君药山的一切损失,以尽绵薄之力。」

「你胡说!......我怎么不知道你还会夜观天象!再说哪里来的妖魔,分明是你在强词夺理!.....」

「爱信不信。」 绯衣神莫然一笑,一剑入鞘,被小耳神们拉着衣角亲切的围着夸奖——「君上大人好帅呀!」、「好喜欢君上大人冷酷的样子!」..

「若是真有此事,想必掌管此地的土地爷爷应该看的一清二楚吧!」玄衣神看着这一幕气的咬牙切齿,将目光转至在园门口的土地爷爷。

「我年事已高,两眼昏花,自是什么也看不见了!」

土地爷爷眯着眼睛捋着长长的白须,拄着拐杖咳嗽起来,这模样突然就令人觉得老态龙钟了。

「你!!」

「大坏蛋」—— 冰冰躲在老爷爷后面探出个头,调皮的向他吐舌头, 玄衣神愤然离去!

#——————

星月无光,夜空陷入了一片寂静,一条白银巨龙穿梭其中,双眸发出金光穿过翻滚的乌云如星辰般耀眼,绯衣神面色平静的站在其上,身后的小耳神们紧紧依偎在一起,酣然入梦,小家伙们一定做了一场美梦吧,那右耳朵上的光环隐隐发亮,愈发迷人。

谁能拒绝这么可爱的孩子们呢!连睡着的样子都像是个天使!绯衣神微微一笑,右手一挥,万般星光漂浮在天空,降下三年祥瑞!!

故人间记载,康熙十一年,晚上,太仓、嘉定、宝山一带有大雷电,空中有二灯引着,有一绯衣的人,乘着白龙,跟着数十甲士,也有拿着灯的跟在后面。灯忽高忽低,第二天看灯光经过的地方,花草都败了。

————后记:

天宫——绯月神殿

绯月神殿飞阁流丹、雕梁绣柱,气势磅礴,位处天地灵气最为浓郁之地——天河,千年来,绯衣上神战功赫赫,曾统帅三军讨伐诸魔,曾以一己之力守住天河三郡......无数荣耀与财富造就的绯月神殿金碧辉煌。

而今.......

随着一件件宝物从神殿被搬出天宫门,最后只剩下空荡荡的大殿,连门口的两尊赤炎石兽也被带走了,此情景令人无不萧瑟、悲哀。

「.........那是我、我守住天河三郡的功绩啊!!!」

「那是我....在天魔大战一骑绝尘斩下魔君元帅头颅所得神物——天海神枪啊!」

「这是我...孤身一人闯入魔界救出继国众神所得赏赐——碧月神珠啊!!」

「还有这...还有这些......这是我几百年的俸禄啊!!」

「额....绯衣上神请你撒手,这些都是天君的了!」
一群小神仙忙忙碌碌的从神殿进进出出,看着一件件心爱之物被带走,他生无可恋,好似万箭穿心!!

「君上!」

「阿龙!」

不行!这个不行。

「阿龙!阿龙是我最后的伙伴了!」绯衣神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抱着白龙,死死拽着不放, 白龙低声沉吟,楚楚可怜的望着君上,一主一仆宛如即将生死离别的两兄弟。

神仙众人用尽全力也是无可奈何,最后在小耳神们帮助下,两个「好兄弟」涕泪横流、从此天各一方!

 

《妖在人间》活动作品

作者:小小小

你可能还喜欢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