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01

《川后篇》

一、

小鱼用袖子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日头。

远处已经能看到茶棚的顶了,她微微一笑,终于能够歇口气了。

她远房的姑姑去世,尚未嫁人,就她这么一个还算有血缘的亲人,留了个遗嘱,把房产和一点积蓄留给了她。

小鱼的双亲早已去世,她在城里的胭脂铺给人打短工,正好到期,干脆收拾了点仅有的家当,走一趟。

路途不短,这才走了第三天。

终于是走到了茶棚,她要了一碗凉茶,然后就近往最近的长凳上一坐。

她同桌坐着一个男子,书生打扮,看起来十分斯文,面前也放着一碗凉茶。

他身后背着一杆长长的鱼竿。

小鱼觉得有点怪异,但事不关己,只自顾自喝凉茶。

她想多歇一会,凉茶喝得很慢,同时她注意到对方的茶碗不知何时已经空了。

那人不但没有走,反而取下了钓竿,用一只帕子细细擦拭起来。

鱼竿有什么好擦的,她想道。

二、

小鱼到了渡口。

这条河的水流有点急,到了河中央还可能遇到疾风,所以摆渡的只有常年在水上飘着经验丰富的老摆渡人,船也就那么几条,所以要等一段时间。

小鱼在河边一块石头上坐下,又看到了那个书生。

他也坐在一块石头上。

小鱼看他卸下鱼竿,也没有挂鱼饵,就将钩甩进了湍急的河水中。

这里哪来的鱼啊,连饵都不放,这怕不是个傻子吧。

她这么想着,却好奇地忍不住往书生那边看。

书生就静静地坐在河边,全然不管周围对他奇异行为指指点点的路人,河水流得很急,他的衣角被打湿,鱼线却能笔直地悬在那。

是真的奇怪。

小鱼干脆大大方方地看他钓鱼。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

两柱香的时间过去了。

小鱼打了个呵欠,却见那书生动了一下。

随即他一甩鱼竿,一尾鱼被拉出了水面。

围观众人发出惊叹。

书生收起鱼竿,将鱼提在手里,站起身来,望向远处。

只见河面烟波浩渺,薄纱一般的雾气中,一艘船正向岸边驶来。

渡船到了。

人们一个个上了船,将银子交到船夫手里,轮到书生的时候,他将手里的鱼递了过去。

“这什么?”

“船费。”书生答。

“我要你一条鱼做什么,坐船要用银子。”

“这不是一般的鱼。”

“我不管你这是几般的鱼,没钱你就自己游过河吧。”

船夫作势就要赶人下船。

“他的船费我来付吧。”

三、

小鱼无奈地再一次回头。

“你不要再跟着我了”,她停下脚步转过身,“我不要你的鱼,也不要你报答什么。”

书生也停在了她几步外。

“可是我会钓鱼”,他指了指身后背着的鱼竿,“还会抓螃蟹,你吃螃蟹吗?”

小鱼妥协了。

于是书生背着鱼竿,继续跟在她后面。

晚上他们就宿在了破庙里。

破庙后有一个水塘,小鱼就看见书生又放下钓竿,仍旧没有饵,线笔直地悬在水中。

然后晚上小鱼吃到了烤鱼和螃蟹。

她想起白天渡河的时候。

河上风大得很,水面上浪头不停地拍打着船身,打得船摇摇晃晃,突然一个极大的浪从侧面打了过来。

船夫暗道一声糟糕,赶忙提醒众人坐稳。

眼看着浪头就要打过来,书生却仍在船边站着。

他自上传就一直站在那里,船若是狠狠一晃,他说不定会摔进河里。

谁知道那浪头快要打上船身的时候,笔直地落了下去。

像被一面墙挡住了。

船稳稳当当,连摇都没摇一下。

小鱼松了口气。

好险好险。

之后所有的浪如同知道什么似的,都在拍上来之前落了下去,就像他们的船两侧有两堵无形的屏障,隔开了所有的波涛。

船夫直道水神庇佑,从船头跪拜,转头又叱责书生不听劝告。

船笔直地朝对岸开去,尾部白色的水花劈开了河面。

火堆“啪”地响了一声,小鱼回过神来。

她看看正斯文地吃鱼的书生。

“我叫小鱼,会游水的那个鱼。”

书生停下,点点头。

“我叫川后。”

四、

川后仍旧跟着小鱼。

小鱼问过他要去哪里,他说出来随便走走。

“那你为什么要带着一根鱼竿呢?”

“家当。”

“书生的家当不应该是书么,你的家当为什么是鱼竿呢?”

“是呢,为什么呢?”川后道。

小鱼懒得理他,她这几天发现川后很奇怪。

虽然说一个书生总背着钓竿已经很奇怪了,但他奇怪的可不止这一点。

就比如他没有行李,但已经跟着小鱼走了许多天的路。

一个远行的人不带行李,但小鱼某一天醒来之后发现他换了衣服。

而且他衣服干得很快。

他们俩有一次经过人家后院,正巧一个大娘泼了盆水出来,小鱼惊叫一声躲开,水却泼在了川后身上。

大娘赶紧道了歉,请他进屋换衣服。

川后谢绝了之后,转身拍了拍自己的下摆。

小鱼就发现他的衣摆变得干干净净,仿佛根本没湿。

可她明明看见水就是泼在他身上了呀!

“你是神仙吗?”她终于忍不住问。

川后道:“嗯。”

“真的?”“真的。”

小鱼睁大眼睛:“那你会什么,会七十二变吗?”

“不会。”

“会点石成金吗?”

“不会。”

“呼风唤雨呢?”

“不会。”

“那会什么嘛,别的神仙都会这些的吧。”

“会钓鱼,会抓螃蟹。”

“我也会呀,这样你和我也没什么区别嘛,还说自己是神仙。”

小鱼觉得自己八成是遇到了一个会变戏法的骗子,但是川后并没有骗她任何东西。

“我是水神,只能控制水。“

小鱼回想起川后衣服上很快消失的水,点点头,又将信将疑。

“今晚想吃什么?“她突然问。

川后不明所以。

她笑着道:“反正我不要吃鱼和螃蟹了,我请你吃点别的好不好?“

“鱼不好吃吗?“川后问。

好吃,他钓的鱼真的很好吃,螃蟹也相当鲜美。

可是哪有人只吃鱼和螃蟹的呀,人都快吃成鱼了。

“可是我想吃点别的。“

“那我们就吃点别的。“

五、

傍晚的时候,川后带小鱼来到了一条河边。

“我们在这里吃。”

“这里能有什么吃的,河里不就是鱼嘛。”

“在水下。”

小鱼还未明白他的话什么意思,就见川后指了指远处的河面。

只见一人锦衣华服,正踏着河面而来。

“他是这里的河神。”

“你也会在河面上走路吗?”

“嗯。”

“那你之前为什么要坐船?”

“因为我和那里的河神关系不好。”

“好叭。”

我信了你的鬼话,小鱼想。

“那你坐船为什么不给钱?”

“没钱。”

说话间河面上的人已经走了过来。

他背着手,饶有兴致地看向小鱼。

“你从哪里带来的小姑娘?”

“路上遇到了。”

“怎么想起来找我?”

“路过,蹭顿饭。”

六、

小鱼惊讶地看着面前的一桌好菜。

桌上有十几种菜式,有她见过的也有她没见过的,色香味俱全,看得饥肠辘辘的小鱼几乎要流口水。

“大家都是水神,为什么你那么穷?”

听得河神哈哈大笑。

川后无奈摇摇头,小鱼只听到河神道:“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该掌管哪片海哪条河,只能到处跑,平日又只钓鱼抓螃蟹,但是又不会做生意,哪里来的钱啊!”

小鱼听完,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

这这顿饭小鱼吃得心满意足,饭后还在河神的府邸逛了逛。

然后川后就带着她冲出了水面。

真的是冲出了水面。

川后带着她,仍旧背着那根长长的钓竿,口中似是念了句口诀,小鱼就跟着他飞了起来。

她周围像是有一张保护膜,隔开了所有的水,他们在水中毫无阻碍地穿行,小鱼掠过大片的水草河鱼群。

他们出了水面,川后脚下的水面突然像结了冰,光滑坚实。

他带着小鱼走过了河。

“我相信你是神仙了。”

“嗯。”

七、

半个月的时间也挺快的。

小鱼走进村子,和村民打听了一番,找到了远方姑姑的住所。

她打开院门,邻院的大爷听到声音,探头过来看。

小鱼转身想和身后的人说什么,却发现身后已经没有人了。

她跑出门左右张望。

“闺女,你找什么呢?”大爷好奇地问。

“没什么,找神仙。”

 

《妖在人间》活动作品

作者:我不去幼儿园

你可能还喜欢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