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01

《秀才》

《论语》还有许多疑惑的地方,许“秀才”难免有些烦躁。虽说几位好友都戏称自己为“秀才”了,可自己对八月的院试并没抱多大希望。

夜暮降临,红彤彤的太阳将要落下,染红了半个天空。村里茅屋、土屋错落有致,都冒起了袅袅炊烟。青翠的松柏、竹子在风中轻轻晃动。空气还弥漫着夏日的独特的气味。——漫长的黑夜将要到来。

不如叫仆人去捉几只萤火虫,用来晚上多学一下吧,既可以省省油,又可以学习古时“囊萤”的雅事呢。想到便吩咐唯二的两个仆人等天黑后去捉萤火虫。

颇晚时候,月亮已经高浮在澄净的蓝海上了。许“秀才”看着罩子里的两只萤火虫闪着微弱的光不由一阵苦笑。借着皎洁的月光看了会儿书,眼睛有些酸痛就计划去睡,想着把萤火虫放了,忽然看见白纱罩里显出两道一尺长的人的身影,她们仿佛还在抽泣的样子。许“秀才”掀开罩子,竟然真是两个小人,两个女人,一大一小,正抱头痛哭。她们都一袭白衣,长发及腰,比这月光还白的肌肤,纤细的身材和那红肿的双眸真是我见犹怜!许“秀才”轻轻拿住大的那个放在眼前——真是惊为天人——真是造物主的鬼斧神工之作!“秀才”一时竟愣住了。这时,只见草丛里飞出几十只萤火虫,停在木桌上,化作一个个人来!皆一尺来高,或胖或瘦或高或矮或老或幼,穿着也各异,有穿粗布草鞋的,有穿绸缎珠宝的,有衣不蔽体的。那个老者——白胡子已经触到地上了,又化作萤火虫飞向许“秀才”,在许“秀才”耳朵上又化作人形。这时许“秀才”才听见老者说话声。

“还请许大官放过青姊妹吧!我等本是竹叶鬼,居无定所,途径贵村茂竹。青姊妹贪玩,在竹林被官人仆人捉了去,还恳请官人大发慈悲放过我等。”说完那些小人都作起揖来。那个本来还在张牙舞爪的白衣少女也作起揖来,手中的少女却已经晕过去了。“秀才”还未从惊诧中回过神来。老者见“秀才”久久没有回话,也焦急起来,道:“官人可是要考取秀才,鄙人原本也是秀才,百来年也多研读四书五经,想来也可以帮助一二,还请官人高抬贵手,放过我等。”许“秀才”终于回过神来,听了老者的话十分欢喜,拿起桌上的《论语》,就把自己困惑的地方询问老者,老者抚了抚胡子一一解惑。许“秀才”听后如醍醐灌顶,恳请老者留下为师。老者道:“我们本是鬼,人鬼殊途,哪能为师?我等也不可长时停留一处,不然阴气渐浓,为祸一方。唉,不如定个一月为限吧,鄙人定尽我所知告于官人。此后我等再自行离去吧”。许“秀才”自然应允。

自此,小人们白天就化作竹叶藏于暗处;到了夜间,老者便为“秀才”教授、解惑;其它小人或变成萤火虫当做烛火,或化作人形在萤火中、月光中翩翩起舞、嬉戏……

 

《妖在人间》活动作品

作者:蝉

你可能还喜欢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