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01

《有一个把你当食物的室友怎么办?》

1。

“吃夜宵吗?”

“哪儿来的夜宵,你吗?”

我白了他一眼,赶紧捂住了脑袋,往沙发角落钻。沙发另一边的少年笑得开怀,白色长发倾泻而下,像落了满地的月光,半个龙角,伤口早已结了痂。他擦去眼角笑出来的眼泪,拿遥控暂停了电影。

“放心,不吃你,你一点都不好吃。”

“你乱讲,我连屁都是香的。”

他嫌弃地看了我一眼,回了卧室。

还顺走了我摆在桌上的《山海经》。

 

2。

我是一名墓地管理员。

这工作闲得很,毕竟你管的不是活人。除了清明,别的日子你见到活人的机会很少。

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升职烦恼,除了工资低,这工作简直比三角形还稳定。

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稳定了,所以见鬼的概率就比别的工作大了些。

在月明星稀的一个晚上,换班前的十五分钟,我亲眼看着一个墓碑在我眼前炸开,一丛捧着骨灰盒的白发向我飞奔过来,我当时已经被震惊和恐惧绑架得腿都迈不开,昏也昏不过去。

“为什么,不是,尸体?”

“因,因为,因为,火化了。只剩了,骨,骨灰。”

“怪不得,差点噎死我。”

“那,那我去给你,倒杯水?”

 

3。

“这书上画得,也与实物太不相符了。”

我拿着书,和旁边扎起头发之后的清爽少年相比较,那感觉,就像你点了一杯可乐,最后却收到了一杯雪碧,虽然都是汽水,但你就是被商家骗了。

“确实不像,我原身明显比这个要雄壮威猛得多。”

少年拿走了《山海经》,随手翻了翻,很快就失了兴趣。

那天晚上之后,我在他的胁迫之下,带他回了家。然后,亲自参加了冰箱里那块澳洲和牛的葬礼。

“你这是,在为它哀悼吗?”

“不,我在为它留了个全尸而高兴。”

到底是怎么做到,整块生牛肉吞下去的啊!给我留一点啊,臭小子!

“是该高兴,毕竟,这可是我第一次嘴下留情。”

“我也是第一次,遇到你这样这么难闻的人。”

真的,当时菜刀就在砧板上,离我不过一米。

哈哈,臭小子,你居然敢骂舒肤佳,你完蛋了。

 

4。

在经过长达一个月的友好相处之后,我终于记住了这个蹭吃蹭喝又挑食的小混蛋的名字,窫窳。

所以,我一般叫他,小混蛋。

 

5。

小混蛋生病了。

让他顿顿只吃生肉,不带血丝的还不要。他但凡吃两口蔬菜,都不至于是今天这个下场。

“要是我病死了,你不就自由了吗?”

“呵,自由个屁,这我不得给你找个屠宰场旁边的位置埋了,让你天天闻得着香,吃不到啊。”

“冤冤相报,何时了。”

“所以,你,能不能赶紧自己好起来!还有,这手没断吧,自己吃会不会,惯的你!”

 

6。

日子过得很快,斗转星移似的,踩着落叶入了秋。

小混蛋的病却在走下坡路,他的活动范围从冰箱前到沙发上,最后终是被困在了床上。

看云卷,等日落,听连绵雨。

我可不想被他说我虐待病人,就挑了个还算不错的好天气,趁他醒着的时候,挑了顶我看着顺眼的帽子扣在他头上,推着他出了门。

“这轮椅不错啊。”

“您可别看上它,这我租的,用完得还。”

“穷鬼。”

“还不是被你吃穷的。”

我和他都笑了起来,笑声被藏进了风里。

这是我第一次,不是一个人逛这个公园。

所以拜托,别死啊小混蛋。

 

7。

我这一生都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唯有《山海经》,我希望它识相一点,不要骗我。

我偷偷在生肉里加了自己的血,基本上完美蒙骗过了小混蛋。

“今天的肉闻起来,怎么臭臭的?”

“哦,我把它跟蓝纹奶酪放一起了。”

“你好歹毒。”

“我这就把那块蓝纹奶酪拿来跟你同归于尽。”

传说,窫窳被抬到昆仑山之后,被几位巫师用不死药给救了。

这不是巧了吗?又有巫师,又有不死药的。

我就是那个祖上单传的,拥有一整片墓园的,第四百一十代女巫。

而所谓的不死药,就是女巫的血。

 

8。

小混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好了起来,但是吃的肉却越来越少了。有时候他会用一种陌生的眼光看着我,就像是,不认识我了。我一开始以为,这只是什么副作用,直到我看见他房间里,满墙都是用指甲划拉的————我的名字。

坑坑洼洼的,大大小小的,丑不拉几的。

眼泪哗哗的。

“小混蛋,你想吃人肉吗?”

“干嘛,你活腻了?”

“我长命百岁好嘛,就随便问问。”

“想啊,毕竟我是靠那个活着的啊。”

“那你要是吃了我的肉,你也能长命百岁了。”

小混蛋突然停了动作,放下了肉,看了我好一会儿。

“你是,想当唐僧吗?”

“人家那是长生不老!!”

我笑着吼了他一句,也成了他清醒时的最后一句。

 

9。

我终于还是拿上了砧板上的那把菜刀。

如果可以,我希望自己的手别抖,万一一松手掉脚上了怎么办?

“快!快点!你磨磨蹭蹭干什么呢!”

“你不是想活到一百岁吗?”

“你再不动手,可就实现不了了。”

从这件事中,我学到的惨痛教训就是,看书不能看一半,传说也是。

窫窳吃了不死药,神志迷乱,变成了一种性格凶残,喜食人类的怪物。

“可我不想,一个人,孤零零地活到一百岁。”

“我要你,陪我一起到一百岁。”

菜刀和地面相撞,声音重得发颤。

在我闭上眼睛之前,少年彻底红了眼。

一阵风向我袭来,一片柔软落在了唇间,舌尖传来一阵血腥味。

“叫我,阿与。”

 

10。

“好你个小混蛋!原来你早就认识我是不是!”

“你也没问我啊。还有你大着舌头就别讲话了。”

“是为了谁,啊!”

女巫的舌尖血,连着心脉。

而心脉,装着爱。

 

《妖在人间》活动作品

作者:阿影

你可能还喜欢 ···

1 个回复

  1. 鹤鸣皋说道:

    嗯,我记得是窫窳神被另外两个神谋杀了,天帝怜悯祂,就让巫师用不死草堵住祂的伤口,复活了窫窳,但窫窳复活后就性情大变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