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01-22

张文和故第树妖

夜间听见叮咚声像是琵琶,仆人逮老上树看到树上有一神龛,像是木叶堆砌成,内部有操弄音乐声,其人面为美女,身如猿猴,见人便站起身笑迎。几日后,逮老从树下过,树叶中垂下朱绳绑住逮老的肩向上拉,到树上就消失了。


《洞灵小志》

徐花农侍郎琪居宣南烂面胡同,自署为小接叶亭。亭畔古槐一树,每风清月朗,辄闻树间有丝竹声。侍郎喜日:“是所谓音声树也。”填词纪之。时京曹清暇,多文宴,一客于酒座中谈及其异,咸惊叹不置。又一客曰:“得非张文和故第之树妖乎?”众问其故,乃言京师梧桐罕成大树者,惟文和赐第一株最古,柯挺五丈馀,阴满一院。嘉道时有状元马姓者居之,人夜时闻丁东声若琵琶,月夕响尤彻。马有仆逮老,尝依赵良栋家,负材勇。众仆以巨绠垂石抛而系于树顶,使逮盘绠上。既登,见树梢有小龛,似木叶砌成,中有弄弦索声,听之非琴非瑟,亦非筝琶。视其人,则面作美女而猿猱其身,见人起立笑迎。逮惧,急缒而下,具言所见。众亦大骇。后数日,逮与同伴从树下过,密叶中忽堕一朱绳,绷逮肩背,翩然直上,若有人提之者。伺之久,不下。次日亦无耗,乃白主人。命再探,俱畏怯不应。继命伐树,树倒,终不见逮,亦不见小龛,竟不知何往。言竟,座客益惊叹。余在座末,笑曰:“此时恐更无好事如逮老者耳。”

你可能还喜欢 ···

1 个回复

  1. 说道:

    砍了老树,好可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