曳影与八剑-其四-灭魂
举报
作者:小厮
2024.06.18
1
146
0

“阿堂,你回来了。”

 

“呼”

 

一道熟悉的声音,将剑主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说话的人是位女子,他很确认他认得此人,但却又如何也想不起来是谁。

 

这十数年来,她时常出没在剑主的睡梦之中,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每次话一出口就变成了一副恐怖的模样。

 

剑主晃了晃头,想不起来的事情就不去想了,世事已经如此扰人了,又何苦庸人自扰呢?

 

他唤来店家,又要了一大壶酒,百羽阁的鸦到也是慷慨,整整给了他近百枚红一两,这些钱都快够他买个酒庄了。

 

       酒,那可是好东西啊,至少能短暂的忘掉那些埋藏在心底的事情,他一杯接着一杯地喝着,可是,为什么越喝往事越加清晰了呢?

 

       剑主从鸦那边获得消息,碧木洛城有一位被称为龙君的船老大,近来不知得了什么际遇,造了艘巨船,为那些妄图一夜富贵的赌徒运送濂珠,没出过任何海难,在八荒中能办到此事的除了皇家外,也就只有能令海中巨怪惊惧臣服的惊鲵剑了。

 

       很不凑巧,他到洛城的时候龙君刚出海,他已经在这码头边的酒馆待了快两天了,为此他花了一枚红一两打发了前来赶人的店家。

 

       剑主兴致缺缺地看着码头上那四五人高的雕像,那雕像拼命往上伸着的右手抓着一根稻草,左手捂在自己的脖子上,双腿一前一后仿佛极力扑腾着。

 

       洛城,不仅仅是洛城,八荒东方向几乎所有的港口城市都有这么一尊雕像,形态虽然有异,但大体表达都是一个将死之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这是他们的信仰,当船只驶入大海之后,他们的性命就全寄托在神明所赐予的稻草之上了。

 

       剑主的目光从雕像移到到远方的港口上,一艘巨船正停缓缓地停靠着,在船客和背着箱子的背夫全部离开后,一个身穿白裳,手里抱着木盒,背着一个用布包裹着的长条状物体的身影从船上走了下来。

 

剑主并没有急于上前,若龙君提前遁入海中,就凭他那能深潜海中半月有余的手段,他是无论无何也没把握抓住的,好在店家为了夸耀他家的羊肉烩面好吃,主动说出龙君每次出海回来都会在这吃一碗,省的他还要跟做贼似得偷摸跟着龙君。

 

果不其然,龙君上岸之后径直走进酒馆点了一碗羊肉烩面。

 

“借个坐。”

 

不等龙君回答,剑主抱着酒坛一屁股坐到了龙君对面。龙君看了眼眼前这位背着剑匣的奇怪老头,又瞄了一下身旁,右手不动声色地往系在腰间的匕首摸去。

 

整个酒馆就他们两人,借个屁的坐啊……

 

“吾劝你还是不要动的好。”

 

剑主晃了晃手中的酒坛,洒出的酒水被杀意裹挟着,竟在空中化作一柄柄透明的利剑,龙君脸色一白,自知根本不是眼前之人的对手,一时僵在原地。

 

剑主拿起桌上倒扣着的碗,漫天的杀气随同酒水一起消失地无影无踪,剑主手中的碗不知何时被斟满了酒。

 

“不必如此紧张,吾只想问几个问题罢了,你如实回答就行。”

 

“惊鲵?”

 

龙君点了点头。

 

“怎么来的?”

 

“故人相赠。”

 

“嗯?”

 

“我与玄家剑侍惊鲵本是旧识,他临死前将此剑赠送于我,作为我前往怒海帮他寻找玄家幼主的定金,只要寻得玄家幼主回来,玄家家主令有重谢。”

 

听到剑主的疑问,龙君急忙补充到,不敢有丝毫的隐瞒,那股滔天的杀意如同千斤巨物一般,压得他只得低头盯着地面。

 

“玄籍?他有跟你说如何找到玄籍吗?”

 

       “未曾,他只是说待我寻得玄家幼主时便知晓了。”

 

       话音刚落,龙君只觉得浑身一轻,抬头看去,那太岁神已经不见了踪影,他长呼了一口气,身子一软,差点从椅子上跌下去,还好一个小厮模样的人将他扶住。

 

       会过神来的龙君向他道了声谢,只不过那小厮并没有走的意思,同剑主一般坐到了龙君的对面。

 

       “你有事?”

 

       恰逢此时,酒馆老板也把烩面端了上来,经过先前一番,龙君肚子确实有些饿了。

 

       事已至此,先吃饭吧。

 

       “你可知刚才坐在你对面的人是谁?”

 

小厮见龙君吸溜着面条,一点回话的意思都没有,继续开口道

 

“他被称为剑主,或许他有个更令人熟知的名字——人屠。”

 

龙君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一时间冷汗爬满了他的全身,他甚至有点庆幸自己还活着。

 

见龙君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小厮笑着地点了点头,接着问道,

“你应当知晓当年的惨案吧?”

 

       龙君点了点头,

“我小时候听我家老头子说过,在剑主某一次外出交流剑术归来时,他的宗门被血洗了,除了他自己外,没有留任何活口。他抱着师傅哭了三天,在埋葬了宗门所有人后,他便下山寻仇。在遇到玄籍之前,他屠戮了二十一个宗门数千武者,连襁褓中的婴儿都不放过。”

 

  “对,也不对。”小厮笑着摇了摇头,“凡是都有一个过程,他先是尝试着给师门的人伸冤,但武林中根本无人关心小门小派的灭亡,以至于剑主师门的覆灭,到如今都是无头悬案。在所有努力都无果之后,剑主才走上了屠戮之路”

       “不过这并不重要,那数千条人命是剑主百死莫赎的。重要的是,在那一晚剑主的宗门还有另一个人活了下来,如果剑主沿着当前的道路追寻下去的话,他会绝望地发现,造成杀孽的起点,便是他自己。”

 

       “你是说……灭了剑主满门的就是他自己。”龙君不解的问道,“这不符合常理?他有什么理由做出这样的事情?”

 

       “小厮也不知道,小厮看到的经过就是这个样子的。”

 

说着,那自称小厮的人指了指自己的左眼,“小厮的这颗眼睛,能看到这天底下正在发生的任何事情。”

 

随着龙君脸上狐疑的表情逐渐加深,他突然噗呲一笑:“你信?”

 

       “算了,不逗你了,我知道惊鲵拜托你帮他寻找玄家幼主,有个叫灭魂的人也托我帮他办件事情。”

 

       小厮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柄暗红色的长剑,扔在桌上。

 

       “那个憨子给了小厮这么一坨铁疙瘩,小厮又不会武功,要不是看在他死了的份上,小厮才懒得带着这玩意东奔西走的。”

 

       “哦,对了,小厮是不是还要证明自己确实接到委托了哎?你等一下,我找一下。这破袋子去年就该整理了,东西放到哪去了呢?”

 

       “额……”

 

龙君看着正在胡乱翻着口袋的小厮,心里生出偷偷溜走的念头。

 

不过谁让羊肉烩面还没吃完呢,算了,吃饭要紧。

评论
表情包
0/500
全部回复 0
0